gfrgx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皆葉-第708章 她是徘徊在世間的幽靈(下)展示-x90g6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青梅竹马永不做败犬
如果说自从陨石落下,世界范围内出现灵气,仙人、妖兽等以往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事物成为现实,那么既然如此,死物也可以拥有灵智吗?
在这个时代,没有人清楚这一点。
但是,在李恒宇生活的现代,别人暂且不提,他自己是很清楚的,某些特殊兵器、寄托有人类愿望的事物、亦或者是山川、土地、河流等东西,都是有可能诞生灵智的。
比如说,他们之前在月老庙中碰到的那尊月老像就是典型的诞生灵智的死物。
只不过,与本身便寄托有期望、受人膜拜的死物相比,山川、河流等这类东西想要诞生灵智,其难度绝对要比一般的东西要困难的多。
因为他们本体过于巨大,所承载的意义也绝非一般物件能够相比。
但相对应的,但凡他们能够诞生灵智,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妖类,力量也绝非一般物件能够相比。
自宅散修百年的蛇不会知道的这些,它也不可能知道这些。
不要说它,哪怕是天底下几乎所有人类都不清楚这点,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所以蛇不会明白,它吞入腹中那个灵气异常充沛的孩子究竟意味着什么。
也不会明白,对方临死前自己耳旁听到的若有若无的悲鸣,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它在这片区域已经生活了百年,这片土地、山川、河流也被它欺压了百年有余。
自身本就十分强大的蛇在这里,它修行需要灵气、活动需要灵气、统治人民、驱逐外敌也需要灵气。
但灵气不是平白产生的,一定范围内肯定也有一定的总量。
蛇毫无疑问是绝对强横的妖兽,想要维持它日常所需也绝对需要不少的能量。
可它在减少捕食的状况下,若仅仅凭借汲取空气中蕴藏的灵气,那么这么长时间以来,它需要从附近区域内掠夺多少资源呢?
如果说普通人类的存在对自然而言,是正常的生态循环,他们会捕食各种生物,同时,也可能成为其他生物的猎物。
他们生命短暂,在这个年代,平均不过4.50岁而已。
若碰到灾难,不少人甚至会在还未长大之前便悲惨的死去。
所以他们的行为,受时代的发展,基本不可能对环境、对自然造成过于沉重、难以调和的灾难。
可蛇不同!
它具备巨大的身体,坚硬的鳞甲,诡秘的异能以及久远的寿命。它在这没有任何天敌,甚至碰不上能够威胁到它的东西。
它的存在,就像是自然中一只光知道索取,不知回报,肆意妄为的害虫!
偏偏还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除掉它,只能任凭它继续无意或有意的危害附近。
它所生活的这座大山,以及山脚下的土地并没有诞生意识,它们不过是这个世间名不经传的山头罢了,最多因为蛇的存在,被城下的教徒们尊称为蛇神山,勉强算是拥有个区别于其他大山的名字而已。
在蛇以及那帮流落的村民们到来之前,它不过是座高大而无人问津的山。
蛇的到来虽然带给它名字,也让附近多了不少的烟火气息,可若它有意识,它宁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这样以来,这里大抵上应该还是一片鸟语花香、欣欣向荣的模样,而不会跟现在一样,任何生物想要发展,都会不可避免的遭到蛇这么一只拦路虎。
久而久之,强大的野兽被其狩猎殆尽,此处野生动物几乎绝迹,仅存的只有被教徒饲养在城中的各种家畜。
由此,这片大地自发性的为了日后生存,发自本能的想要将蛇驱逐出去,它无意识的选中这除蛇以外最具潜力的生物——人类,想要将这个重任委托给他们。
也不知道耗费了多久,大地终于选中某个孩子,将自己的所有期望都寄托在ta身上,赋予ta绝对能够击败蛇的能力。
可惜,时间这种东西,不管是对现在的蛇,还是本就没有寿命概念的大地而言,都过于廉价。
没有灵智的大地也根本就想象不到,在它准备的这么长时间里,人类早就已经归顺于蛇,并建立起绝对忠诚与专门侍奉蛇的宗教。
即便日后孩子顺利出生,顺利成长起来,也绝对只是让蛇多一个强大的属下而已。
但命运就是如此的奇妙。
或许从蛇萌发将人类当做家畜一般饲养,供其娱乐开始,它便已经踏上注定毁灭的道路。
不过,倘若它没有收下人类,在等待当初那个皇子死后,势必会第一时间冲入皇城,那时,谁又能说清楚,到底会是它胜利,还是人类胜利呢。
现在没有那么多如果,现在的事实便是,蛇本能的察觉到大地灵气的衰败,无法维持自己身体需要,它无意识寻找拥有灵气的事物吞噬,以此弥补消耗。
重生写文抢包子
而被大地所青睐的那个孩子,其身上的灵气波动绝对是前所未有的。
毕竟ta可是大地默默积蓄无数年这才诞生出来的存在,是自信绝对能够将蛇驱逐的底牌!
剩下的也不用多说了。
机缘巧合之下,大地的目的以另一种方式达成。
蛇此次吞下的女孩,正是这片天地选中的对象,也唯有她,才能让强大无比的蛇感到满足。
她不是什么天生异能者,但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她就是天生异能者。
其所具备的能力,在后世被称之为死亡异能!
是一种活着的时候完全没有特征,宿主也不会因此受到任何好处,只会在宿主身死后爆发的一种能力。
具体的效果会根据宿主临死前的愿望实现,就好像所有异能的觉醒与彻底形成都会根据宿主自身愿望一样,即便是死亡异能也毫不例外。
而女孩临死前最强烈的想法,除了对蛇、对生下自己的父母以及蛇神城所有人民无边无际的怨恨以外,便只有对生命最深刻的渴望。
她想要活下去,想要复仇,想要杀掉所有害自己沦落到这一步的存在!
最终,当她死后,她的能力也开始觉醒,并忠诚的帮助自己主人完成其最后的愿望。
女孩的身体已经彻底溶解在蛇的胃袋之中,她身上所有灵气,也已经游走完蛇身上的每个部位,最终探查到它的弱点,也就是其大脑部位。
这对绝大多数生物而言,都绝对是个致命的弱点,蛇也不例外。
对它而言,大脑不仅是它异化程度最深的地方,更是其赖以施展异能之处,其重要性甚至还在心脏之上。
女孩化作的灵气流也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探查,这才找到此处。
如果蛇知道什么是死亡异能,对异能的经验与了解能够更深刻一些,说不定它还可以发觉不对劲之处,可惜它什么都不清楚,这就注定它必然灭亡的命运。
几十秒之后,它身体内所有灵气流已经完全集中在它的脑部,而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它却还沉浸在美梦中不可自拔,没有一点警惕心理。
很轻松,甚至都没有花费多久,气流便宛若实质般迅速破坏掉它的大脑,在这期间,蛇唯一做到的,便是猛地睁开眼睛,还未等下一步动作,它那双透漏出无尽冰冷的竖瞳便永远地失去光彩。
外表鳞甲再如何坚硬,也无法抵挡来自内部猛烈而致命的攻击,更别说,一直沉浸在美梦里的蛇还完全没有一点防范意识。
就这样,这片土地,甚至极有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强的几个存在之一,便如此迅速而戏剧的结束掉自己的一生,其原因,它到死都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灵气流在成功杀死蛇之后却没有消散,因为它仅仅完成了女孩所以愿望中的一部分,还有很多都没有做完。
等蛇意识彻底消散后,它的脑海中,灵气流全部集中在原本属于大脑的位置,紧接着,蛇的体外开始不断有黑雾从身体中涌现,灵气流如有意识般,利用它的身体、它的能力开始进行自己想要的改造。
就像蛇改造蛇神城的那些信徒,赐予他们强大的力量与更久远的寿命一样,灵气流也开始改造起它的身躯。
黑雾一直环绕在蛇尸体上足足有半个月之久,等半月后某个早晨,一切才终于结束,这具身体内,心脏又开始重新跳动,与此同时,黑雾也缓缓消散在空气中,露出被包裹在其中十数天的蛇的尸体。
只不过,与原先相比,此时蛇已经跟之前截然不同。
它下身仍是蛇尾,没有区别,可上半身的变化却极为显著。它的头颅,不再是蛇类的头颅,而是变成一位成年人类女性的上半身!
该女子不着寸缕,若仔细看,便会发现其头发不是这片土地上人民应有的黑色,而是诡异的深紫色,长长的披散下来,直至下臀。脸蛋也长得十分漂亮精致,若忽略掉下半身,完全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大美女。
不过,透过面孔,隐约之间能够看出其长相竟与之前死去的小女孩有一点相似,给人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其长大后的模样!
很快,只见女子眼皮微动,她缓缓睁开眼睛。
这双眼睛很有灵气,但总体看上去却有些细长,眼角微微上扬,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妩媚感,可眼珠却不是人类该有的椭圆形,而是蛇类特有的属于狩猎者的森冷竖瞳,表明其绝非一般人类。
只不过,可能是还没了解清楚情况,她的眼睛中还略带些许迷茫,有种睡太久后醒过来的感觉。
随后,她尾巴微动,想要借此直起身子,连续试了好几下才成功,动作很是僵硬,显然并不习惯新的身体。
“我?”蛇女举起自己的手,白嫩细致,发现跟印象中人类的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手指十分修长美丽,绝对是在家中什么事情都不用做的大小姐才有的手。
她再扭头看自己的尾巴,心里一动,尾尖便笨拙地缠上自己的手臂。
可刚缠上,尾巴却又无力的掉落在地上,与此同时,她抱住自己的脑袋,神色痛苦,喉咙里也下意识发出阵阵若有若无的痛哼。
良久之后,症状才见减轻。
她缓缓直起身子,重新睁开眼睛,只不过与先前相比,此刻她的眼里已经没有半分迷茫,有的只是冰冷、仇恨、快意与欣喜。
那是对自己重生的喜悦,对山脚下信徒们的仇恨与冰冷,以及对自己终于杀死蛇的快意!
没错,她正是先前被蛇吞噬的小女孩,死亡异能完整的保留下她的意识,在杀死蛇之后,又将其与蛇的尸体融合,利用蛇本身便具备的能力将他们合二为一!
从此以后,山上的蛇神永远的消失了,存在的,只有一尊从地狱归来,对世上一切都充满仇恨的魔鬼。
她掌握有旧神所有的能力,并且比之前还要强大的多!
蛇女直起身子,把自己变大不少,直至能够透过山上茂密的丛林看到山脚下已经开始新一天的城镇。
一抹冰冷残忍的笑容出现在她的嘴角,“这就是命运吗?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你们恐怕还不清楚吧,我已经回来了!”
“你们所信奉的伟大蛇神,死在所有人都看不起的我的手里,你们对我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好好回报给你们!”
喃喃自语几句,发泄完自己心底重生的快意后,蛇女缩小身躯,转身向着山顶爬起。
她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熟悉下自己的能力,熟悉下自己新的身体。
如果不是对新身体掌握程度不够,她绝对已经第一时间下山,将害自己沦落至此的蛇神城彻底毁灭!
在之前与蛇的融合过程中,她顺利获得蛇这百年来的所有记忆,几乎可以说完美的取代掉它的存在。
她身为人那短短的、不到五年的记忆,在蛇这堪称庞大的时光里,可以说是渺小至极,很快便融入到其中,唯一剩下的,只有死前刻骨铭心的恨意。
谁也说不上来,蛇究竟是如她所说,死在了她的手中,还是以另一种形式再度获得重生。
不过,唯一可以明白的便是,二者已经不是同一种存在了。
之前的蛇再聪明,它都只是野兽,具备固定的思维模板,无数时光与开始的两次受挫,更是消磨掉它不少冲劲。
而现在的蛇女,她将同时具备野兽的直觉与人类完整的智慧,仇恨势必会改变她的性格,此时的她,绝对不会再缺少所谓的冲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