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0r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第716章 誰推薦-3ny7o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没啥,没啥,我是想跟你说点正事。”
罗天打了个哈哈道。
“天离城的事情恐怕不简单,鱼龙混杂,里面的情形眼下还不知道,实地看过之后才能下结论。不过,能够结识伍士,我们在天离城的身份至少不会被人怀疑,也是一件好事。”
白凝微微点头,没有做声。
罗天知道,白凝对小小天离城的局势没多大关心。
“不知道现在花蕊在哪儿……”
罗天不由关心道。
说到这个事情,白凝的眼中露出一丝不解,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道。
“你和花蕊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不知道?”
罗天不由心头一紧,不解道。
“白凝师叔,你怎么这么问?”
白凝狐疑道。
“你对花蕊好像很关心!”
罗天不由笑道。
“嘿嘿,我下山的任何就是为了查明花蕊师姐的安危,还有天离城的大乱之源,当然要关心了!”
白凝听后没有再多想,点头道。
“我记得花蕊的家族好像是天离城三大家族之一,之前听花蕊偶尔提起过家族的事情,貌似和城主势力走的很近。”
罗天点点头道。
“多谢白凝师叔告知!”
白凝摇摇头道。
“我提醒你,我是监督你的,天离城不管多乱,修仙者不得插手,如果只是凡人因为权势名利自乱,起了争端。就算是天离城被毁,你我都不能出手!”
罗天听后眼睛一闪,回道。
“理解,理解。”
白凝哼声道。
“找到花蕊,查明天离城事宜,早早回灵池,不要再外惹是生非。”
罗天不由摸了摸鼻子道。
“白凝师叔,你稍微注意一下语气可好?”
“什么意思?”
“你是我媳妇,你这么教训自己的相公,实在有些奇怪不是吗?”
“滚!”
白凝怒吼一声,气的胸口起伏不定,一张小脸,又红又白。
罗天见此不由咋舌道。
“啧啧啧,你让我滚,你自己生什么气?”
白凝听了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阵子之后,白凝挥手取消了隔音禁制,一路摇摇晃晃,不知不觉,来到了天离城城门口。
伍士一路警惕的护送,直至城门口不远处,他停了下来,来到马车外道。
“大哥,我们快入天离城了!”
罗天拉开车厢窗户,抬眼看了看。
“果然形势紧张,城墙上站满了士兵。不过,怎么没人出城了?”
伍士也回头看了看,同样不解道。
“说的是,一会儿要好好问问!”
罗天点了点头,关上车窗,伍士带着马车来到城门口,还没走近,听到一声怒吼。
“你们是谁!天离城已经戒严,不许出不许进!”
“我乃……”
伍士话刚出口,就听到守门将领冷声道。
“不管你是谁,天离城不许进,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伍士眉头一皱,不再和守门将领废话,从怀中取出令牌,扔向守门将领道。
“你仔细看清楚再说话!”
守门将领一把接过令牌,对着月光定睛一看,不由惊声道。
“居然是城主令牌!”
一时间,城门口一阵骚动,就连士兵们也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守门将领手里捏着令牌,抬眼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伍士沉声道。
“我是城主之子伍士,尔等可有人认识本公子?”
守门将领没有说话,身后一个校尉站了出来,在守门将领耳边说道。
“将军,他的确是小公子……”
守门将领听后冷笑了一阵,然后向伍士拱了拱手道。
“哦,原来是小公子,就是那个只知剑,不知其他的公子吧?”
伍士眉头一皱,冷声道。
“大胆,本公子做什么,是你一个小小的将官该问的么?”
此时,伍士眼中已经杀气肆意。
然而,这守门将领却是仰面大笑,将令牌甩飞给伍士,冷声道。
“小公子,劝你低调一些,你还以为,这天离城还是以前的天离城吗?”
伍士沉声道。
“你什么意思?!”
守门将领哼了一声,没有直面回答伍士的话,扭头看向城门口,大喊道。
“开城门吧,这可是城主的小儿子。”
伍士心头不忿,扬起马鞭,啪的一声,抽在守门将领的后背。
守门将领一声惨叫。
“啊!你竟然敢打我!给我杀了他!”
一时间,城门口剑拔弩张,士兵纷纷拿起手中的武器。
伍士见状,扬起城主之令,大吼道。
“我看谁敢!我乃城主之子伍士,这座天离城,至今仍是我父统辖,对我不敬,便是对城主不敬。对城主不敬,按律当诛!”
月光下,伍士傲气凌然,浑然不惧。
众人看了令牌,又看到伍士,一时间都不敢动手。
守门将领咬牙切齿道。
“你是个屁!天离城明天早上就指不定姓谁了,你还以为你是什么小公子,我让你进城,已经给你面子了!你居然敢动手,我看此人心怀不轨,虽然是城主之子,说不定是想扰乱天离城的刺客,给我动手,先抓住再说!”
“你找死!”
伍士大怒,扬起马鞭想再给守门将领一鞭子。
守门将领见状连忙往后逃去,躲在士兵身后。
这个时候,之前的校尉站了出来,一把捏住伍士的马鞭。
伍士冷眼看着校尉道。
“好一群忠臣,好一群贼子,本公子今日就将你们全部诛杀!”
“你松手!”
校尉立刻松开马鞭,拱手道。
“小公子!天离城已经够乱了,还望小公子不要任性!”
伍士听了这话,扬起的马鞭缓缓放下,深深的看了校尉一眼道。
“你是何人?”
校尉摇头道。
“我就是个小人物,小公子如果看我不满,以后报复也没人会理会。只是,眼下天离城内纷乱不休,人人自危,如果小公子还在城门口大肆屠杀,天离城势必大乱,还请公子以大局为重!”
守门将领见状不由大吼道。
“冯高,你和他说个屁,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鸟蛋公子了?天离城早就不是他爹说了算了!”
冯高听到守门将领的话,只是抬头深深的看了伍士一眼后,回身道。
“将军,你别忘了丞相的嘱托啊!”
守门将领一阵气急。
“冯高你什么意思!你想叛变?!”
冯高摇头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将军,小公子所言不虚,眼下,天离城依旧是城主统辖。并且,此刻小公子手持城主令牌入城,如果我们强行阻拦,甚至拘捕的话,丞相那边也不好交待……您别忘了,丞相之前所说的话……”
守门将领听了这话,眼珠微动,不甘心道。
“让他进去!哼,不知好歹,现在还敢入天离城,我看你爹没了城主之位,你还算什么东西!”
校尉见状挥了挥手道。
“开城门!”
伍士咬了咬牙,深深的看了冯高一眼道。
“多谢将军!”
冯高淡淡的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冯高回头看了一眼庞大道。
“跟上,一起进去。”
随后,伍士领头,带着马车缓缓入城。
就快入城的时候,守门将领忽然一声大喊。
“等等!”
伍士怒视守门将领道。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守门将领冷哼一声,脸上写满了不屑。
“我不认识什么小公子大公子,我只认识城主令牌!你,可以进去,他们是干什么的?”
守门将领指向马车,脸上露出坏笑道。
“他们有城主令牌么?”
伍士闻言大怒,拔剑而起,直指守门将领道。
“与本公子同行者,都是城主府上的人,你想怎么样!”
见伍士这么激动,守门将领有一些怂了,不过,为了面子过的去,他依旧咬死道。
“就算是城主府的人,我们也要检查!万一有什么违禁品,谁知道呢??”
伍士大怒,拍马上前,架在马车之前,怒视守门将领道。
“我看今天谁敢来搜!”
一时间,两方人马都僵持在了这里。
守门将领和伍士谁也不想让步,冷冷的看着对方……
冯高见状,只觉一阵头大,只好跑过来居中调解,向伍士拱了拱手后,对守门将领低声道。
“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
守门将领冷冷的看了一眼冯高道。
“冯高,我倒没看出来,你是个首鼠两端的玩意,今天你的所作所为,我都会禀明丞相!你让他进去,我无话可说,这马车里装的谁,有什么东西,你敢保证么?”
冯高听后微微叹了一口长气道。
“将军,冯高是要救你,今夜之事,即便你不禀告丞相。事后,冯高也会亲自向丞相禀明!我乃一片公心,不惧任何质疑!”
守门将领一阵冷笑道。
“说的比唱的好听,本将需要你这么一个小小的校尉来救吗?”
冯高只能放弃私下说话的可能性,继续说道。
“丞相所谋,相信将军比谁心里都清楚。眼下,城中大乱,各方势力接踵而至,纷纷扰乱天离城,如果此时此刻和城主府的人闹起来,其他势力一定会推波助澜,万一城主府或者小公子有一个三长两短,你觉得城主会善罢甘休吗?到时候,城主和丞相拼杀起来,城主若是占了上风,你还有命吗?如果丞相占了上风,为了拉拢城主府的人,必定要找一个替罪羔羊……请问将军,届时,谁会是这头羊呢?!”
冯高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守门将领听后,只觉身后冒出一阵冷汗,不由问道。
“那……那你的意思……”
冯高摇了摇头,回身对伍士拱手道。
“眼下天离城城中大乱,所属各地纷纷割据,不听城主之令。还望小公子回到城主府多多向城主谏言,这一切都是别有用心之人,故意为了扰乱天离城所为。此时此刻,还应该君臣合力,拨乱反正,才能让天离城重回秩序!”
说完之后,冯高回头看了守门将领一眼道。
“将军以为如何?”
守门将领哪里还有什么分寸,见冯高这般说,便连连点头道。
“对,说得对!丞相正是此意,为了表明丞相府的诚意,小公子可以入城!”
伍士听后,只是向冯高拱手道。
“多谢冯先生!”
说完,伍士一挥手道。
“我们走!”
庞大架起马车,跟着伍士入了城。
逆 天
守门将领见伍士对自己视而不见,气的跳了起来,指着伍士大骂开来。
冯高见状微微摇头,取下头上的头盔和甲胄,扔在地上,向城内走去。
守门将领见此眼中充满寒意道。
“冯高,我就知道,你无心归顺丞相!现在看见什么劳什子小公子回来了,就想去投诚是吗?来人,给我把他抓起来,向丞相举报!”
冯高回身看了守门将领一眼道。
“无需将军动手,冯高自去丞相府告罪。”
守门将领听后一阵欣喜,忍不住笑起来。
“好嘛,还真有不怕死的,那本将军就亲自送送你,来人,给我把他绑了!”
冯高丝毫不惧,任由兵士将他捆缚,守门将领狞笑着看着冯高道。
“去了丞相府,看你巧舌如簧,能说出什么花来!”
冯高面色如常,没有任何波动,在守门将领的押送下,两人来到丞相府。
入夜,丞相府依旧灯火通明,门口家宰将二人带到书房。
天离城丞相正在看奏报,两人进来后,他头也不抬道。
“晋亩,你不好好守住城门,来此处是何事?”
晋亩便是之前的守城将领,他恭敬地看着丞相,低声道。
“丞相,我这里有一个大大的奸细,今日那伍士回城,他自己就跳出来了!”
听到这话,丞相立刻放下手中的书卷,抬眼再次问道。
“你说谁?”
“冯高!他……”
丞相气的将手中书卷往桌上一扔,怒声道。
“我问你谁回来了?!”
冯高有些看不下去了,低声道。
“禀告丞相,是城主伍道煖最小的儿子伍士归来!”
丞相一头白发白须,只有眉毛是黑色的,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被困住的冯高道。
“伍士,竟是他!此刻,他在何处?”
冯高应答如流,继续回道。
“眼下应该已经进入城主府了。”
丞相黑色的眉毛微微一耸,低声问道。
“是谁放他进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