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abx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第175章 會死人滴鑒賞-udvjt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飞白的话很直白,说的单二长老老脸泛红,是的不关他的生死他确实很镇定,他镇定的底气就是苏洛不敢杀他。
如果想杀早就杀了,不会留到现在。
既然苏洛不敢杀,那他怕什么,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事关生死还要镇定做什么,又不能当饭吃,也不能保命。
要说飞白下毒,那是冤枉飞白滴,只是飞白也不解释,还是玉儿开口解释了原因。
飞白看似无害,其实飞白的攻击很霸道,他的剑气中带着极霸道的寒气。
中招的人如果不能第一时间把剑气驱出体外,那股霸道的寒气就会破坏人的血骨,甚至还能把骨头冻坏。
骨头都冻坏了,还怎么接上断指。
玉儿解释时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单二长老,一副你很没见识的小眼睛,看的单二长老心底发毛。
这是他没见识吗?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好吧,整个灵剑宗都没人见识 过。
许君一世安然 微雨瑟瑟
啥也不说了,单二长老抱着伤手起身就往外跑,他要找个安全的地方驱除体内的剑气,不能由着剑气破坏自己的身体。
看到单二长老匆匆跑走,苏锐与苏妙儿傻眼,他们是灵剑宗弟子,现在是走还是留呢?
两人的眼神忍不住瞟向苏洛,就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行了,既然没什么事我就走了,”苏洛起身准备离开,似是突然想起什么,又道:“哦对了,以后不要往我的破院塞人,会死人滴。”
威胁,光明正大的威胁。
偏偏长宁侯还受了这份威胁,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会警告孙姨娘不许再往破院塞人。
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苏洛扬长而去,留下一地的鸡毛。
长宁侯坐在地上不停的抹汗,心里念叨着克星,克星,克星!
怎么办?
有这个克星在,长宁侯府别想安生,可是没有这个克星在,他的小命又不保,唉,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刘二看到人走的差不多了,这才掀开门帘走了进来,看到长宁侯坐在地上抹汗,赶紧冲上前扶起长宁侯,送上关心。
“哎哟歪,侯爷,您这是怎么了?……”
“侯爷,是谁对您下的手,你说出来刘二为您报仇…… ”
不管此时说的是不是马后炮,刘二说话还是很好听的,而且句句关心长宁侯,一切以长宁侯的利益至上。
宋时行
只要是侯爷不喜欢的,刘二都会讨厌,只要是侯爷想要的,刘二都会想办法帮您做到。
总之刘二就是侯爷您养的一条狗,让咬谁就咬谁。
趁着长宁侯心神大乱时,刘二趁机表了一番忠心,让自己在长宁侯心里的地位再高上那么一丢丢。
灵龙重生 太极狼少
苏锐与苏妙儿站在旁边看着刘二表忠心,两人暗自撇嘴,长宁侯还是那么眼瞎,什么人都能成为心腹。
这个刘二就是一个只会拍马屁的狗腿子,这种人能有什么用。
两人看不起刘二,也不会让刘二独自霸占长宁侯的视线,也冲上前表忠心,关心长宁侯的身体,寻问哪不舒服。
两人很识相的替单二长老赔不是,只说二长老惊吓了父亲,非二长老本意,望父亲不要怪罪。
话说的很好听,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似的,长宁侯呵呵哒,也就是听听而已。
不是自己的种,心肯定不会跟自己在一起,从站位就能看出来,长宁侯不瞎,看的出来。
两人回府的目的是什么长宁侯也能猜出来,只是猜出来又如何?他又惹不起,只能装瞎子。
说了两句就把苏锐与苏妙儿打发走了,随后长宁侯的脸色阴了下来。
“派人盯住那两个孽种。”长宁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可见他是真的恨的不轻。
刘二连连点头,让长宁侯放心,肯定把人盯牢,这可是咱们侯府的地盘,还能让孽种翻出花来。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侯爷您别动怒,也别动气,得好好的养身体,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字字句句透出的关心让长宁侯红了眼框,已经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他了。
身边的人各怀心思,看中的不是权就是利,长宁侯心里明白的很,就是长宁侯自己也很重视权利财。
“还是要把大少爷找回来才行。”长宁侯喃喃道。
刘二连连点头,确实应该把大少爷找回来,大少爷才是侯府正儿八经的继承人。
只是大少爷在哪儿呢?想找总得有线索吧?
“侯爷,你手上可有大少爷的贴身物件,咱们拿去道观请上师掐算掐算,或许能寻到线索。”
刘二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只是主意很好,却不实用。
长宁侯四脚无力的瘫坐在椅子,听到刘二的提醒两眼无神,澈儿贴身物件还有吗?有吗?
当初他宣布澈儿身死后,苏澈的院子就被苏锐霸占了,院内的东西全部换了一遍。
那些东西去了哪儿长宁侯也没关心,当时 心里厌烦苏澈自然也不会想着留个物件当念想。
现在想找那些物件,呵呵,无从找起。
如果赵千芯还活着,还能寻问一番,现在也不能追到阴曹地府寻问。
不对,还有一个人可能知道一二,那人就是赵千芯的陪嫁大丫鬟春桃。
“你,你去城外杜家村找一个叫、春桃的人,向他打听大少爷院里的物件都弄去哪儿了。”
长宁侯说着还用手推刘二,显然是急的不行,如果不是身体不允许,他都想亲自去寻了。
刘二一看这架势赶紧应下,心里很高兴,大少爷失踪那么多年,想要寻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若是有个贴身的物件,请高人推算一番,说不定能算出大致方向。
这一道门叫按物索人,很多道士都有这本事,那寻到大少爷指日可待啊。
这么一想刘二全身都是力量,连连应了好几声,赶紧往外走,又担心长宁侯没有人照顾,于是叫来自己的心腹守着。
这番做派更是博的长宁侯好感,感觉这位真是贴心的,可惜提上来的太晚了,否则长宁侯府也不会落的这步田地。
再说刘二出了长宁侯府快马加鞭冲向城外的杜家村……